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原创] 再走南艺后街的文玩市场

傍依在淮水河畔,水墨秦淮之边有一个地方,叫南艺后街。说起它的事,没有那么的霓虹和文艺,倒是处处散发出“仓味儿”和“新鲜味”---风化的树枝藤蔓,奇形的原石,大大小小不同的珠子串儿,什么牙皮边角料,波罗的海琥珀,玳瑁,砗磲等等。在这里,但凡与文玩沾边的,都能找到。可是《茶余饭后》,《阁楼》…也铺满一地,怎么想它也沾不上“文玩“的边。


不知道是不是小时候就生活在朝天宫一代的情怀,周末时,我总会一个人骑着车跨过大半个南京城来这里转转。在不伤筋不动骨的情况下,偶尔也会置办几件心爱之物,回家供奉起来。后来有了娃,时间被占用,一年没去过了。去年娃上学,举家搬到龙江一带,我暗自窃喜,有机会没事就去那瞧两眼,心念想着哪怕买个三十年的仿品炉也成?在那露天的商贩也还和以前一样,一行行一道道,很多老相识还在---卖红木把件的师傅,车珠子的大叔,倒是卖核桃的大姐摊位不在了,旁边多了一个卖“玉石”的……


1.jpg
2020-6-2 13:39


去逛文玩市场,有些人非得把自己的“家伙”亮着,脖子上套着金刚菩提,星月菩提。就算星月菩提吧,还套着好几个,什么金蝉籽的, 元宝籽的…个个包浆甚好,红润剔透。手上盘的核桃,非得手心向上,“嘎达,嘎达”地响着……到了那,特地给捯饬了一下,手上带了5年的串,盘了3年的“磨盘”…都统统收进了包里,就带了一双眼睛和一双手,没带嘴巴。


来到了第一个卖核桃的摊位,半趴半立的瓦楞纸上大大地写着“清仓甩卖,25元一对”,旁边围着的两个青年和我一样,脖子上手臂上没带 “重器”,其中一个说:老板,你说哪对好?帮我选一对看看。老板拿了两对比较着,嘴里还说道:“我这核桃,都是精对,你看这四座楼,满天星….要是落在去年,个个都得二三百的。”随后这个青年接过老板的核桃,左看看右看看,近看看还远看看,一只手拿两个盘盘,再一只手拿一个盘盘…….最后好像对小贩给他的这对不够满意,貌似也在怀疑老板会把不太好卖的核桃挑给他。 他随后转向身边的同伴:你帮我选一对。 他的同伴说:“核桃我不懂啊!”“不懂好,就用不懂的审美。”青年说道。我寻思着:这话没问题,现在很多人都很“懂”,时不时地在微信上给你发个心灵鸡汤,养生保健,饮食健康……也让人看不懂。就像现在,“青年”不知道如何选择?不懂的青年给他选了款“公子帽”,付了25元喜滋滋地离开了。后来又一想,还是有问题:明明推荐的更好的闷尖狮子头不要,却拿了普普通通的公子帽。”罢了,就算是青年不知者无所谓了。只是这对核桃的命运,估计在他新鲜劲过后的一二周后,就压箱底了,青年的这种随性不会对一个25元的核桃视为掌上明珠,精心把玩,倾注心血,何况公子帽包浆上色比较慢,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日月的蜕变。


后来到了一个卖“玉石“的摊位边,一张布毯上铺满了玉珠子,玉吊坠,玉扳指,玉镯子, 玉牌子…..凡是能用玉做的,你在这一堆里面都能扒拉出来。尚若把这摊位的玉石都装进雕龙刻凤的红木箱里,那就是一番邦国使节觐见时的样子。老板吆喝”30块钱一件,和田玉边角料,和田玉老坑边角料啊“,声声吆喝,摊位前立马挤满了花裙子,白衬衫,短T恤……我很自觉地让了让,放下手中的玻璃底做的”瓦支拉“走了。


我默默地往回走,不再寻思为什么好的东西别人看不中;不中的东西,反而被好多人购买,也许这才是真正文玩市场的味道。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