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原创] 李香君故居(多图)

明初经过几十年的和平发展,随着农业手工业和服务业的勃兴,江南一带的经济获得极大的发展,因此有足够力量支撑起都市的休闲消费。那时南京城里富贾云集,青楼林立,画舫凌波,成为天下闻名的佳丽之地。

《南都繁会图》这幅历史长卷,生动地描绘了明永乐年间南京秦淮河两岸的盛况,长卷绘有109家商店及招晃匾牌,1000多个职业身份不同的人物,侍卫 戏子 纤夫 邮差 渔夫 商人等行走在长卷上,神态丰富,展现了一幅繁华富庶的市井生活画面。

虽然1421年朱棣迁都北京,但南京还是叫作南京,它的周边仍然是直隶(南直隶),辖苏州及松江等富裕州府,所以那时南直隶江南地区的经济发展程度属于世界顶级的发达地区了。

明人追求感官享受的奢华风气,造就了秦淮河边无数的传奇。秦淮河古称淮水,历史上十里秦淮两岸世家聚居,人文荟萃,那种临河而建的房子,在南京有个专门的说法叫河房。张岱在《陶庵梦忆》讲到“河房之外,家有露台,朱栏绮疏,竹帘纱幔。夏月浴罢,露台杂坐,两岸水楼中。” 张岱对秦淮河房的描述是妩媚而充满诱惑的。

明朝末年的经济发达和思想的转型,导致了人们的利益观发生了变化,也导致了人们之间交往观念的变化,包括一些妇女观念的变化,当时秦淮河畔集中着很多妇女,她们是社会的另外一个层。

秦淮八艳是秦淮河最浓的一抹香艳,美女英雄,才子佳人,偶然或注定的一次激情遭遇,历史都会随之改变。青楼往事最激烈的颜色是一柄李香君艳红欲滴的桃花扇。李香君似乎真的和扇子有缘,当年她的绰号就叫香扇坠儿。

十六岁的李香君与参加乡试的侯方域相见,誓死白头。侯方域送给她的定情信物是一把桃花扇,蜜月似乎还没过完,侯方域因为得罪了政敌阮大铖,被迫留下新婚的妻子远走避难,老辣的阮氏没有善罢甘休,不久就上门逼抢香君。

香君拼了命反抗阮大铖,誓死不从,一头撞到桌子角上,她头上的鲜血溅到了手里拿着的定情扇上。后来有个叫杨文聪的画家来看李香君,一看香君手中扇子上都是血迹,索性把这个血给它画成桃花,上面再弄点桃花的叶子,所以它真正变成了一把桃花扇。

谁能料到寻常的一把团扇,竟因此桃花灿烂,成为秦淮河最低回的一声叹息。

扫叶楼的主人龚贤是李香君的同乡,都是苏州人。清凉山上,他隐居于自建的半亩园,不事权贵,卖画为生。

1689年,孔尚任来南京拜访龚贤,两个人在山中作了一次亲切的长谈。当时龚贤已是七十多岁,饱进种种忧患变故的老人追叙起东林复社的少年往事,不胜唏嘘,旷世奇作《桃花扇》就在这一声叹息几多唏嘘里诞生了。

这时距离媚香楼里的故事已经十多年过去了,甚至这已经不是媚香楼或李香君的故事了,毋宁说这不过是借了孔尚任之手,一个民族迸发出的家国兴亡的真切绝响。

昆曲《李香君》公演时,明朝遗民们痛哭流涕,康熙听说后,连夜叫孔尚任把剧本送进宫中,一睹为快。皇帝看后说:你看这里面写的南明这个小皇帝这么腐败,这个国家怎能不亡呢?所以我们大清替代它名正言顺。

1923年8月的一个傍晚,朱自清和俞伯平同游秦淮河,后来以《灯光桨影里的秦淮河》为题,各作了一篇散文,成为现代文学史上的经典,而秦淮的风月,六朝金粉此时已经消失许久。




_G020253.jpg
2021-6-24 09:54

李香君故居地处夫子庙秦淮风光带核心区,又称媚香楼,是如今夫子庙秦淮河两岸唯一保存完好的三进两院式明清河房建筑。即“背依秦淮水,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格扇窗”典型的江南民居风格。这一带是古时南京的红灯区,旧时秦淮河两岸妓院林立,那些旧妓院当然早已复不存在,但遗留下来的建筑,还依稀保留了一些当年的风韵。

秦淮河房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孙吴时期。孙吴之后,一些有钱人也开始到此修建河房居住,比如东晋的王导、谢安等豪门大族就在乌衣巷附近临河修建宅院。到了明代,朱元璋定都南京,秦淮河一带更是商贾云集。因为江南贡院修建在秦淮河畔,每年都有数万考生涌进南京,于是在贡院周边催生了一大批书肆、客栈、茶楼、青楼,王公贵族、达官显宦纷纷在此盖楼建宅,秦淮河益发繁华起来。




_G020232.jpg
2021-6-24 09:56

但现在钞库街38号的媚香楼并不是真正的李香君故居。原为清末袁姓道台故宅,因具有秦淮河房的典型特征且保存完好,才成为电影《桃花扇》拍摄地,进而辟作李香君故居陈列馆(这里也是《秦淮八艳史料陈列馆》)。而真正的媚香楼遗址,原在今址之东、金陵闸西侧,与今址同在钞库街上,相隔不远,可惜地面建筑己毁,并改建,面目全非。





_G020085.jpg
2021-6-24 09:58

进入大门,有一不太长的走廊(古时叫作轿厅),尽头有一弹琵琶的古装女子塑像。这女子也许就是李香君。



_G020228.jpg
2021-6-24 09:58

李香君是清初戏剧家孔尚任名著《桃花扇》中的秦淮名妓。她与侯方域的爱情故事,发生在秦淮河畔的媚香楼。

李香君,又名李香,原本姓吴,苏州人。传说其父是明末“忠臣武将”,后被奸臣陷害,家道败落。八岁时,被当时的秦淮名妓李贞丽收为养女,并改吴姓李。13岁时,从吴人周如松学习歌舞,丝竹琵琶、无一不会,音律诗词、样样精通。长大后,俏丽生辉,小巧玲珑,肤理玉色,嗓音圆润,性格豪爽,韵味十足,成为南京秣陵教坊名妓,引无数文人雅士登门寻访,让众多达官贵人趋之若鹜。时人誉之“香扇坠”,与董小宛、陈圆圆、柳如是等八位明末清初的金陵歌妓并称“秦淮八艳”。





_G020088.jpg
2021-6-24 09:58

经过轿厅左转为二进前带天井的庭院。



_G020093.jpg
2021-6-24 09:59

小小的院落里,四处都透着淡淡的雅致。



_G020094.jpg
2021-6-24 09:59

天井是明清时期宅院中房与房之间所围成的露天空地的称谓,能使屋前脊的雨水不流向屋外,而是顺水枧纳入天井之中,名曰“四水到堂”或:“四水归明堂”,有聚福纳财之意。



_G020124.jpg
2021-6-24 09:59

二进一楼为秦淮八艳陈列展厅,此展厅重点介绍其中的代表人物 李香君。

“秦淮八艳”指的是明末清初江南地区南京秦淮河畔的八位才艺名伎,因南京秦淮河而得名,古时南京又称金陵,所以秦淮八艳也称“金陵八艳”。 明朝遗老余澹心在《板桥杂记》中记载秦淮八艳为:柳如是、顾横波、马湘兰、陈圆圆、寇白门、卞玉京、李香君、董小宛。





_G020119.jpg
2021-6-24 10:17

崇祯十二年(1639年)秋,清初文章三大家之一的侯方域赴南京应乡试。经友人杨龙友介绍,慕名前往媚香楼,结识了年方二八的“香扇坠”李香君,并将一柄系着家传琥珀扇坠、上等镂花象牙骨的白绢面宫诗扇送给美人作定情之物。扇面上题有诗词一首“夹道朱楼一径斜,王孙初御富平车。香溪尽是莘夷树,不及东风桃李花。” 侯李二人,一个是才学俊秀、风流倜傥的翩翩少年,一个是娇柔多情、蕙质兰心的青楼玉女,几次交往之后,便双双坠入爱河,缠绵难分。

当然上图这把桃花团扇肯定不是侯方域送给李香君的那把诗扇。




_G020125.jpg
2021-6-24 10:16

桃花折扇



_G020111.jpg
2021-6-24 10:16

美女三件套:铜镜 折扇 绣花鞋



_G020110.jpg
2021-6-24 10:16

像李香君这样的名妓,梳拢必须邀请大批有头有脸的风流雅士,还要付出一笔丰厚的礼金给老鸨,可惜侯方域财力有限,无能为力。友人杨龙友雪中送炭,给了他大力的资助,梳拢仪式很顺利地办了下来。

原来是“复社”揭露阮大铖投靠阉党,陷害东林党的罪行。苦闷万分的阮大铖得知侯李互相倾心之事,便与侯方域的友人杨龙友串通,资助了侯方域的妆奁费,并借机拉拢复社成员。(阮大铖本是明末戏曲家和文学家,人品却十分低下。)

不料“梳拢”当日,李香君就逼问侯方域妆奁来源。一问得知原来那笔钱是阮大铖的心思,李香君劈手就把头上的发簪脱下来了,骂醒了侯方域。变卖了首饰,四下借钱,总算凑够了数,把钱扔还给了阮大铖,并叱骂道“东林伯仲,俺青楼皆知敬重。乾儿义子重新用,绝不了魏家种。”

梳拢意思是欢场女子第一次接客伴宿。某位客人钟情于一个欢场女子,只要出资举办一个隆重的仪式,再给欢场一笔重金,这个欢场女子就可以专门为这一位客人服务,这套手续称为“梳拢”。




_G020118.jpg
2021-6-24 10:16

铜簪  头面



_G020117.jpg
2021-6-24 10:20

孔尚任画像



_G020115.jpg
2021-6-24 10:20

原版《桃花扇》



南明弘光皇帝即位后,起用阮大铖,他趁机陷害侯方域,迫使侯方域投奔扬州的史可法,自侯方域去后,李香君从此闭门谢客、专等侯郎,即使遇有纨绔子弟的死缠烂打也坚决回绝,猎奇好艳的客人们只好望楼兴叹。在阮大铖的怂恿之下,弘光皇朝的大红人田仰吹吹打打地来迎接李香君做妾。李香君坚决不从,田仰还要坚持,她干脆一头撞在栏杆上,血溅在侯方域送她的扇子上。娶亲的人见闹出了人命案,只好灰溜溜地抬着花轿溜回去了。

漂泊在外的侯方域听说李香君以血坚守山盟海誓,情不自禁写下一篇《李姬传》。清代戏剧家孔尚任,正是据此写成传世佳作《桃花扇》,在大大小小的舞台翻演,使李香君的形象不仅进入文学史,更深入中国老百姓的记忆。





_G020104.jpg
2021-6-24 10:20


_G020130.jpg
2021-6-24 10:21


_G020105.jpg
2021-6-24 10:20

紫砂茶壶  瓷茶壶  普洱茶



1644年(清顺治元年),清兵攻下扬州,直逼南京,弘光帝闻风而逃,最终被部将劫持献给了清军,随后南京城不攻自破。

与李香君分别之后,侯方域经几起几落,最终北上,归顺大清,谋取一官半职。李香君得知后,失望,伤心:理想中的如意郎君竟然如此没骨头,比女人还软弱,这种能把人格抛弃了向名利投降的所谓才子,他的爱情,自己还能相信吗?还敢相信吗? 遂撕碎桃花扇,誓与其永不相见,一刀两断。

正如前次以血守爱那么坚决,李香君在南京受尽苦难后她削去青丝,遁入空门,躲进栖霞山葆真庵,与世俗不合作,保持自身的清洁。为了表示对国家的忠贞不渝,她亲手斩断了情根。别人千方百计都没能阻挠的情缘,她本人狠起心来了断。

侯方域在爱情生活上,他也没有像《桃花扇》中所写,在栖霞山与李香君重逢。史书言,李香君后不知所终。据考证,李香君后与侯生相遇,死于打鸡园。




_G020108.jpg
2021-6-24 10:25

古琴



_G020131.jpg
2021-6-24 10:25

柳如是活动于明清易代之际的著名歌伎才女,声名不亚于李香君。

柳如是嘉兴人,生于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名隐,字如是,小字蘼芜,本名杨爱,因读辛弃疾词:“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故自号如是。

她妙龄时坠入章台,在乱世风尘中往来于江浙金陵之间。由于她美艳绝代,才气过人,遂成秦淮名姬。她留下了不少值得传颂的轶事佳话和颇有文采的诗稿《湖上草》《戊寅草》《尺牍》。

柳氏择婿要求很高,许多名士求婚她都看不中,有的只停留在友谊阶段。最后于崇祯十四年她20余岁时,嫁给了年过半百的东林领袖、文名颇著的大官僚钱谦益。钱氏娶柳后,为她在虞山盖了壮观华丽的“绛云楼”和“红豆馆”,金屋藏娇,柳氏后生有一女。

当崇祯帝自缢,清军占领北京后,南京建成了弘光小朝廷,史称南明。柳如是支持钱谦益当了南明的礼部尚书。不久清军南下,当兵临城下时,柳氏劝钱与其一起投水殉国,钱沉思无语,最后走下水池试了一下水,说:“水太冷,不能下”。柳氏“奋身欲沉池水中”,却给钱氏硬托住了。于是钱便腼颜迎降了。钱降清去北京,柳氏留在南京不去。钱做了清朝的礼部侍郎兼翰林学士,由于受柳氏影响,半年后便称病辞归。后来又因案件株连,吃了两次官司。柳如是在病中代他贿赂营救出狱,并鼓励他与尚在抵抗的郑成功、张煌言、瞿式耜、魏耕等联系。柳氏并尽全力资助,慰劳抗清义军,这些都表现出她强烈的爱国民族气节。钱谦益降清,本应为后世所诟病,但由于柳如是的义行,而冲淡了人们对他的反感。

郁达夫在《娱霞杂载》中录有柳如是的《春日我闻室》一诗。就文学和艺术才华,她可以称为“秦淮八艳”之首。1664年钱氏去世后,乡里族人聚众欲夺其房产,柳氏为了保护钱家产业,竟用缕帛结项自尽。恶棍们虽被吓走,一代才女却这样结束了一生。柳氏死后葬于虞山佛水山庄。




_G020127.jpg
2021-6-24 10:25

如意



陈圆圆.jpg
2021-6-24 10:28

陈圆圆本为昆山歌妓,曾寓居过秦淮,更与重大历史事件相系,所以清人便将她列入了“秦淮八艳”之中。

陈圆圆原姓邢,名沅,字圆圆,又字畹芳,幼从养母陈氏,故改姓陈。她殊色秀容,花明雪艳,能歌善舞,色艺冠时。

崇祯末年,李自成的农民起义军威震朝廷,崇祯帝日夜不安。外戚嘉定伯周奎欲给帝寻求绝色美女,以舒解皇帝的忧虑之心,遂遣田妃的哥哥田畹下江南觅艳。田畹寻得陈圆圆后,被其姿色醉迷,遂私下占为己有。

不久李自成的队伍逼近京师,崇祯帝急召吴三桂镇山海关。田畹对农民起义军整日忧心惶惶,便设盛筵为吴三桂饯行,圆圆率歌队进厅堂表演。吴三桂见圆圆后,神驰心荡,高兴得搂着圆圆陪酒。酒过三巡警报突起,田畹恐惶地上前对吴曰:“寇至,将若何?”吴三桂说:“能以圆圆见赠,吾首先保护君家无恙。”未等田畹回答,吴三桂即带圆圆拜辞。吴三桂在其督理御营的父亲劝说下,将圆圆留在京城府中,以防同行招惹是非让皇帝知道。

李自成打进北京后,吴三桂的父亲投降了起义军,陈圆圆被李之部下所掠。当吴三桂答应投降李自成时,闻圆圆已被李之部将所占,冲冠大怒,高叫“大丈夫不能自保其室何生为?”遂投降了清军与农民军开战。李自成战败后,将吴之父及家中38口全部杀死,然后弃京出走。吴三桂抱着杀父夺妻之仇,昼夜追杀农民军到山西。此时吴的部将在京城搜寻到陈圆圆,飞骑传送,吴三桂带着陈圆圆由秦入蜀,然后独占云南。吴氏进爵云南王后,欲将圆圆立为正妃,圆圆托故辞退,吴三桂别娶。不想所娶正妃悍妒,对吴的爱姬多加陷害冤杀,圆圆遂独居别院。圆圆失宠后对吴渐渐离心,吴曾阴谋杀她,圆圆得悉后,遂乞削发为尼,从此在五华山华国寺长斋绣佛。

后来吴三桂在云南宣布独立,康熙帝出兵云南,1681年冬昆明城破,吴三桂死后,陈圆圆亦自沉于寺外莲花池,死后葬于池侧。直至清末,寺中还藏有陈圆圆小影二帧,池畔留有石刻诗。




_G020134.jpg
2021-6-24 10:28

棋盒



_G020142.jpg
2021-6-24 10:28

董小宛是明末有名的秦淮八艳之一,董小宛,名白,一字青莲,别号青莲女史,她的名与字均因仰慕李白而起。她的姿色曾引起一群名公巨卿、豪绅商贾的明争暗斗。但这个流落风尘的女子鄙视权贵,巧与周旋,勇于斗争。而明末四才子之一冒辟疆富于才气、风流倜傥,董小宛对之一见倾心。冒辟疆容貌俊美,风度潇洒,人称“美少年”,是复社中一位才子。

小宛入冒氏之门后,与冒家上下相处得非常和谐。马恭人(辟疆母)和苏元芳(辟疆妻)特别喜欢小宛,而小宛也很恭敬顺从,服侍她们比婢女还要用心。

小宛初进冒家,仿钟繇帖,学曹娥碑,每天写几千字。小宛还曾代替辟疆给亲戚朋友书写小楷扇面。从前在苏州的时候,小宛曾经学过一段时间绘画,能够画小丛寒树,笔墨楚楚动人。她15岁时画的《彩蝶图》现收藏在无锡市博物馆,上有小宛题词,并有二方图章印记,还有近人评价很高的题诗。到如皋后,她保持着对绘画的特殊爱好,时时展玩新得长卷小轴或家中旧藏。

小宛最令人折服的,是把琐碎的日常生活过得浪漫美丽,饶有情致。小宛天性淡泊,不嗜好肥美甘甜的食物。用一小壶茶煮米饭,再佐以一两碟水菜香豉,就是她的一餐。辟疆饭量喜欢吃甜食、海味和腊制熏制的食品。小宛深知辟疆的口味,经常研究食谱,看到哪里有奇异的风味,就去访求它的制作方法,用自己的慧心巧手做出来。今天人们常吃的虎皮肉,即走油肉,就是董小宛的发明,因此,它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名字叫“董肉”,这个菜名虽然有些唐突美人,但和“东坡肉”倒是相映成趣。另外,小宛还善于制作糖点,她在秦淮时曾用芝麻、炒面、饴糖、松子、桃仁和麻油作为原料制成酥糖,切成长五分、宽三分、厚一分的方块,这种酥糖外黄内酥,甜而不腻,人们称为“董糖”,古代十大名厨,恐不为过。

辟疆说自己一生的清福都在和小宛共同生活的九年中享尽。这清福也包括静坐香阁,细品名香。辟疆最欣赏“横隔沉”,这是一种内质坚致而纹理呈横向的沉香。小宛最珍爱东莞人视为绝品的“女儿香”,他们还蓄有不少“蓬莱香”。寒夜小室,玉帏四垂,点燃两三枝红烛,在几只宣德炉内燃沉香,静参鼻观,就好像进入了蕊珠众香深处。




_G020133.jpg
2021-6-24 10:28

香炉  油灯



_G020141.jpg
2021-6-24 10:28


_G020143.jpg
2021-6-24 10:28

明末清初鼎鼎大名的“秦淮八艳”中,顾横波是地位最显赫的一位,她曾受诰封为 “一品夫人”,柳如是陈圆圆亦有不及。

同时,她也是最受争议的一位----据说先有一位与她私订终身的才子由于她的背盟殉情而死,后来她那仕于明朝晚节不保的丈夫龚鼎孳每谓人曰“我愿欲死,奈小妾不肯何”,俨然一个红颜祸水,不是害人性命就是毁人名节,与多数人印象中“秦淮八艳”的侠骨柔肠,深明大义迥然有异。著名史家孟森先生尝作《横波夫人考》一文,对龚顾之人品大大不以为然,认为夫妇二人皆是势利无耻之徒,利欲熏心之辈。

顾横波,生于1619年,上元(今南京)人,本名顾媚,字眉生,号横波,人称“横波夫人”,婚后改名徐善持。据《板桥杂记》记载,顾横波“庄妍靓雅,风度超群。鬓发如云,桃花满面;弓弯纤小,腰支轻亚”,她通晓文史,工于诗画,所绘山水天然秀绝,尤其善画兰花,十七岁时所绘《兰花图》扇面今藏于故宫博物院中。十八岁与李香君、王月等人一同参加扬州名士郑元勋在南京结社的“兰社”,又精音律,常反串小生与董小宛合演《西楼记》《教子》。

顾横波个性豪爽不羁,有男儿风,在秦淮八艳中与柳如是较像,时人尝以曰“眉兄”呼之,颇似柳如是之自称为“弟”。但较之柳,又多几分任性嫉俗。

顾横波居于眉楼,“绮窗绣,牙签玉轴,堆列几案;瑶琴锦瑟,陈设左右,香烟缭绕,檐马丁当”,时人戏称“迷楼”。有人谓“迷楼”系指顾横波风流迷人,访者无不神魂颠倒,实属望文生义。

“迷楼”本系隋炀帝时建于扬州的别院,因该处“曲折幽深,阁楼错落,轩帘掩映,互相连属,如仙人游”, 故名“迷楼”。以“迷楼”戏称“眉楼”,始作俑者的余怀系江南才士,当时又正对横波一往情深,所言当为褒意,指“眉楼”建筑巧夺天工,布置匠心独具,观之仿同仙境。此誉一出,即不胫而走,广为延用。

相传当时的理学家黄道周(后抗清殉节于江西)尝以“目中有妓,心中无妓”自诩,东林诸生乃趁其酒醉时请横波去衣共榻,试试他是否真有柳下惠的本事。这个传闻未必尽实,却反映出时人眼中顾横波不以世俗礼教为意的作风。她的这种我行我素,毫不在乎世人眼光的作风,恐怕是她后来能与江左才子龚鼎孳缘定三生比翼齐飞的重要原因,然而她的备受争议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这种个性招来的恶果。

顾横波才貌双绝,有“南曲第一”之称,自然广受风流名士们的青睐,以致眉楼门庭若市,几乎宴无虚日,常得眉楼邀宴者谓“眉楼客”,俨然成为一种风雅的标志,而江南诸多文宴,亦每以顾眉生缺席为憾。





_G020113.jpg
2021-6-24 10:31

食篮



_G020224.jpg
2021-6-24 10:31

穿过二进一楼的秦淮八艳陈列展厅,来到了三进天井院。



_G020161.jpg
2021-6-24 10:31

挂“媚香楼”匾额的是第三进二层小楼的一层,二楼是李香君的会客间及居室。



_G020156.jpg
2021-6-24 10:32

走进天井南侧葫芦形状洞门里。



_G020155.jpg
2021-6-24 10:32

看见绿影



_G020144.jpg
2021-6-24 10:32

媚香楼身后就是秦淮河



_G020147.jpg
2021-6-24 10:32

水门,是古代高档建筑中设置的用于倾倒“剩水”的通道。这个水门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目前已很难见到这样的建筑遗存。也可作为私家码头方便进出。



_G020150.jpg
2021-6-24 10:32

明吴应箕《留都见闻录•河房序》:“ 南京河房,夹秦淮河而居。绿窗朱户,两岸交辉,而倚槛窥帘者,亦自相辉映。夏月淮水盈漫,画船箫鼓之游,至於达夜,实天下之丽观也。”



_G020170.jpg
2021-6-24 10:32

这位对河仰望的才俊是侯方域先生吗~



_G020177.jpg
2021-6-24 10:36


_G020178.jpg
2021-6-24 10:36


_G020174.jpg
2021-6-24 10:36

临河的一楼为书画作品展示厅。



_G020180.jpg
2021-6-24 10:36

上二楼



_G020197.jpg
2021-6-24 10:36

里是李香君私人客厅



_G020201.jpg
2021-6-24 10:36


_G020200.jpg
2021-6-24 10:36

这里是琴房及棋房,李香君在此结识了侯方域。



_G020189.jpg
2021-6-24 10:39


_G020193.jpg
2021-6-24 10:39


_G020194.jpg
2021-6-24 10:39

这里是李香君的书房,她曾与侯方域在此吟诗作赋。



_G020185.jpg
2021-6-24 10:39


_G020183.jpg
2021-6-24 10:39

靠东的最后一间是卧室。李香君与侯方域在这里度过了新婚之夜。



_G020216.jpg
2021-6-24 10:39


_G020218.jpg
2021-6-24 10:39

走廊的西头墙壁上凿有一扇梅花窗。

梅花窗是古代建筑中常用的借景手法,是由明末园林艺术家李渔先生构思创作设计的方案。意在利用建筑本身采光通风的窗口,将其设计成梅花或海棠花形状,再比对窗外景色,选择角度设置窗口,让人在距离窗口一定范围内看去,窗外之景犹如一幅高清晰的画面镶嵌在墙上,令人心旷神怡。而且随着季节的更替而变换画面,可谓匠心独运。



_G020209.jpg
2021-6-24 10:39

低垂的窗帘,不知隐藏着侯李二人多少消魂的欢乐和甜蜜的笑声。



_G020219.jpg
2021-6-24 10:39

一个李香君,成就了秦淮河畔媚香楼的风月声名;一把桃花扇,演绎了李香君和侯方域悲惨的爱情故事;一曲《桃花扇》,塑造了李香君深明大义、嫉恶如仇,反清复明的妇女形象。这样的风花雪月、这样的风流佳话、这样的戏剧故事,本就是不那么排外欺生的南京人、吸引游客的最好资源。



以上是2018年6月的一个星期天所拍。


谢谢您的点击浏览!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