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原创] 我们为什么一边抨击“应试”,一边还把孩子送到最严格的学校

Image.jpg
2016-10-13 16:06


年前,我去看了一场世界艺术大师作品展,一位朋友指着毕加索的油画《带绿帽子的女人》对身边仰着头的儿子说:“这一幅画,你知道能买多少套房子吗?”      

说这话的朋友刚刚在南京的LYL小学附近买了学区房,4.5万一平。两年之后,他儿子将进入这所名校读小学。

“在名校和非名校读书的区别就像在城里和乡下一样。咱不能说贫寒不出才子,但那才有几个。我们辛苦一点无所谓,但是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

当时,身边还有一位朋友,孩子年龄和他家的相仿,但是买不起名校的学区房。不知她听到这番颇带“励志”的话的时候,是不是心中燃起了一丝“耽误了孩子一生”的愧疚。

教育和钱划上了等号,不是现在才有,也不只出现在中国。但是,可能没有比当下的中国父母对这个话题更紧张了吧,紧张到有一种把嗓子眼提到心尖上的感觉。

钱,可以让孩子进名校;钱,可以让孩子进好的辅导班。

更可笑的是,钱,可以让孩子享受蒙特梭利自然生长式的幼儿教育。自然生长,是顺应天性,但在这里变成了一种产品。好像没有钱就不能让孩子顺应天性去生长似的。

柴静在《穹庐之下》说过,空气里是什么味道,那是钱的味道。一点也不错。

但是没有办法,好的教育资源、好的师资,甚至好的教育改革都集中到了那几所名校。在一定意义上,名校成了垄断机构。我们趋之若鹜,但鲜有人质疑它提供的服务是不是真的物有所值?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一边抨击“应试”,一边还把孩子送到最严格的学校。

家长不堪其负,孩子更不堪其负。

孩子学得知识都被换算成了未来的月薪多少,就像毕加索的画在我们眼前就是一沓沓人民币一样。

家长们的口头禅就是,你好好学习就是为我们省钱。

但是,我们省出了什么呢?

程平源在《中国教育问题调查》中说,教育成了虚拟商品,分数成了硬通货,它必然服从经济规律。货币发行量增大会导致货币贬值,物价上涨,引起通货膨胀。

当年,俞洪敏考上了北大,每门课的平均分数只有70分。现在,如果没有一两门接近满分,就不要奢望进入优秀大学的门。

学生们的平均分越拔越高,而想要进入好的大学就不得不考取比别的同学更高的分数。为此,我们的孩子处心积虑地为了有限的利益进行角逐,在唯恐被别人赶上的恐惧中狂奔。

他们把所有精力放在那一条“最短的木板”,因为这才是提高分数的关键。

孩子是痛苦的,以后也未必是成功的。因为如果孩子缺少活泼的主动发展,久而久之好奇心会消失,更谈不上对世界的探索。

这一团乱麻的结点在哪里?我们可能只能寄希望于一些小众的实验学校。但是如果这个浪潮没有消退的意思,那些小众的实验学校只会沦为所谓的“贵族”学校,继续为教育的资本化推波助澜。


来源:优教育微信公共号


优教育签名.jpg
2016-10-13 16:07
就凭这篇文章加了伊顿纪德的公众号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