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士人精神与价值世界的随想|《優教育》第3期卷首

本帖最后由 雪人 于 2016-11-23 13:51 编辑

1.jpg
2016-11-22 13:12


这是一个价值观极度混乱的时代。

低俗文化大行其道,工具理性过度膨胀,人的心性被钱权物挤压得毫无空间,或者被表浅化的价值取向引入歧路……然而这个时代对信仰的需要,对理想主义清流的坚守,对士人精神、价值世界回归的呼唤,又是从未如此的迫切。一切正如英国文学家狄更斯两百年前所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这是狂飙突进的年代,也是虚无空洞的年代。”

社会牵引着教育,教育又塑造着社会:社会大变局推动学校偏离化育功能,蜕化为灌输知识的工厂,日益造就出更多被物化、被机器化的单向度人;而教育大溃败又使得社会更深沉地陷入拜物主义的泥潭,甚至图谋拯救的力量也无力自拔,渴望逍遥的人们也无力超越。


我们怎么办?


这是一片价值观重建艰难的国土。


晚清以来的百年中国,际遇“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以新文化运动为发端的现代启蒙运动,持续至今,能够落地生根的价值共识,当今仍然渺茫,如唐德刚先生语:“今日之中国仍在穿越“‘历史三峡’的后半段,仍行走在文化传统流失与重建的价值荒原之上。”


我想起中国历史上“士”的精神传统,素有以下特征:先是“家国情怀”,处江湖之远亦忧国忧民;再是重名节,讲风骨,具独立的价值判断标准;更有思想自由,百家争鸣的基因:如战国“稷下学宫”的士人清议之所,“不治而议,兼容并包”;再有书院、私学的教育传承:汉代私学、唐代书院的兴起,士人以此为平台对道统的传承和建树盛丰;还有隐逸传统:“邦无道”则归隐逸山林,“帝力与我何哉”,保持精神独立,并创造了瑰丽的文化艺术珍宝。


我在想,这次国家“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的提出,正是针对当前社会价值取向迷失的一剂良药,正当其时,对如何改善教育价值取向的表浅化,对教育人如何承担精神培育、价值传承的责任, 重拾士人精神对价值世界的建构传统,颇具现实意义。


我期待,作为现今与古代“士林精神”相通的知识份子和教育人群体,可以秉持其对价值世界的承担,纵使世态蹉跎,也以士人的姿态,不为物役,不假外求,向心用力,以士人高度的价值自觉,接续中国和世界优秀文化传统;从人类真善美的立场出发,作教育理想的追求者,作启蒙教育的落地者,开启和丰盈孩子们的价值世界、精神世界,为建设公民社会贡献一分努力。


我期待,教育人以校园作精神家园,以士人独有的精神贵族姿态,超越时代,与社会功利和势利保持距离,守望校园,魂在校园,耕作一片教育田园。


我期待,教育人也可以凭据士人独有的超逸自隐的精神格局,始终保有价值觉醒,心性尺度穿越古今,不以当下世事为意,适度避世避言,伴书香、喜走笔,贡献更多以教育转化时代的智慧诤言。


陈忠
2014.03

来源:《優教育》第3期卷首


優教育签名 .png
2016-11-23 13:51

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