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原创] “寻根问道说教育”碧山营会: 教育之美,美的教育

本帖最后由 雪人 于 2016-11-23 13:48 编辑

1.jpg
2016-11-22 14:27



【近日,伊顿纪德品牌《优教育》编辑部与20 余位海内外资深教育人,远离都市繁华与喧嚣,踏着夜色来到了黄山脚下的小村庄——碧山村,开启了为期三天的“寻根问道说教育”探源求美之旅。】

本次活动承续了2013 年首届“寻根问道说教育终南山营会”。近20 位教育人徒步登上终南山麓,于山林中寻隐探幽,食野菜、睡通铺,在终南草堂共煮教育的“饕餮盛宴”,砥砺追问“教育的根是什么,道在哪里”。研讨中,与会诸君将焦点聚集在“自由”“自然”两个关键词上,认为教育的根本目的是帮助人获得生命的自由。

然而哲学家席勒说:“在路上,美必须走在自由的前面。”此次碧山之行,教育人在不同的场域延伸终南问道精神,追问教育与美的关系。夜色漫下来,青山、稻田、炊烟、白墙黛瓦,一切都显得朦胧意象起来。在别样的生命境界中,大家围绕“教育之美,美的教育”这一主题,寻找美、感知美、表达美、传递美、创造美。


6.jpg
2016-11-22 14:28




一次美的发现


碧山村位于古徽州( 今黄山市) 黟县境内,北枕黄山余脉碧山,南临黟县盆地,枧溪河自北而南穿村而过,至今仍深深地烙有徽州古村落的记忆,白墙黑瓦的古民居、错落有致的马头墙、曲折幽深的街巷、鹤立村头的宝塔,似诉说着旧日风华。

清早,微雨过后,村后青山上云雾笼罩,烘托着山脚下的白墙黑瓦,此刻的碧山村恰如一幅浓淡氤氲的山水画,美而不言。教育人踩在刚刚被雨水冲刷干净的乡间小道,在当地耄老的引导下穿行碧山村,来到了论道之所——碧山书局。

沙龙以“美是什么?”正式开题,教育人各抒己见、碰撞争鸣。

美是人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在心灵的一种投射?

美不仅是一种自我体验、感知,更是一种发现?

发现的过程是美的开始?

……

走在碧山村乡间的田埂上,我们一路发现碧山的美、品味碧山的美。寻美之旅,从行走已然开始。张义宝校长遇见的“根石恋”,卢志文校长遇见的青花碎片,而Lili(魏忠的小女儿)坐在滔滔演讲的爸爸旁边成为讲座最美的背景……寻找美的脚步一直前行。

我想,教育人眼中最美的发现,或许是碧山村口站立的教育家汪达之铜像。出生于碧山村的汪达之是著名教育家陶行知的学生,曾担任晓庄师范在苏北的特约中心学校新安小学的校长。汪达之坚持生活教育理论,实践组织“新安儿童旅行团”。这个意外的发现,让大家颇为欣喜。在汪达之的故乡这个场域中谈“教育之美,美的教育”,本身就是教育人一次纯美的体验。



2.jpg
2016-11-22 14:27



一场美的感应

有人说:美是人与自然的感应,而人是一个非常精美的传感器。美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具有可感性,也就是说,我们要能通过自己的感官“感知”它,倘若不能被我们所感知,则不可称其为美。

美是自然形成的,我们人类只是一个感应者,一个传感器,相当于一个检测仪来测量美。科学实验证明,一个人从不同的物品前走过的时候,对每一个物品的反应,生理上都有可以测量的信号。它也反映人对不同物品的美感程度。从这个角度来说,美是可以测量的;同时,美感的程度又与观赏者自己的状态息息相关。

所以美也是可以教育的。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美的鉴赏能力,这来自我们大脑所受的教育。得到的观念不同,欣赏美的角度也不同,从而得出不一样的美的结论。但是,美是客观的,作为一个美的真正观赏者,他的大脑和心脏理应是打开的,大脑和心脏进入非常和谐的状态时,对美的鉴赏程度是最高的,也是没有偏见的。

沙龙中,新加坡励知学院院长甘波博士为大家做了《养心正念情绪管理》的讲座,带领大家共同体验大脑与心的和谐状态,体验和谐情绪态,体验美。

甘波博士认为,人和自然的相应很是奇妙,自然界有什么现象,人也有什么现象。进入和谐情绪区的过程就像是从龙卷风外围的混乱状态进入暴风眼处的清、净、稳状态。这里所涉及的就是一个人的生理的状态,其实人的生理状态也有这样的暴风眼,在这种状态下面,他可以保持极度的平静,安静。这个暴风眼也就是和谐情绪态,即 “心脑合一”。此刻,人的思维变得更加清晰,细胞开始打开,意识提升,美的感知力更丰富、具体。



3.jpg
2016-11-22 14:27



一个美的实验

沙龙中,傅国涌老师临时起意,设计了一个美的游戏。

请大家先把手里的纸拿起来,写下自己的姓名、年龄、专业。然后,请大家在三分钟之内写出三样东西:第一,“美”字组词;第二,“灵”字组词;第三,“美”的对应的字,或者反义的字。请大家尽最大可能地写,能写出多少个算多少个。这不是考试,只是一次体验,一个样本的取样。明天我会揭晓谜底,用传播学来分析,或许,我们对这个“美”字会有完全不同的认识。

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中,人的精神意识分为意识、潜意识、无意识三层。傅国涌老师则把这三个词转化为三个对应的词,理性(经验)、非理性、灵性。意识相当于理性、经验,即可感觉的、可掌控的;潜意识相当于非理性,即不一定可掌控的,不一定能完全可知的;无意识则可用灵性与之对应,是比非理性还要深的一层,人不一定能自己把握的,但是它同样存在的。

在有限时间(三分钟)内写出“美”的组词、“灵”的组词和“美”的对应的字,这个游戏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检验个体在潜意识和无意识层面对“美”的认识。它不是一次知识性测验,并不提供标准答案,而是建立在人对文化的积累基础上的一种体验,体现的是一个人的个性、人格、人品等深层次的东西。所以,这个游戏必须规定在统一的、相同的时间内完成。如果参与者回到自己房间想一个小时,那么,结论就被改变了,因为这无法反映一个人的潜意识和无意识,而更多反映的是一个人意识层面的东西。

从19 份回收的调查数据的非正式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到人对美的认识的个体性和群体性。傅老师则见微知著地诠释美的属性,即差异性、有限性、空白性、选择性、价值性。

第一,美的差异性。一个“美”字组词是五花八门的。其一,字数不一。有的人写出来的美全是两个字的词,美好、美丽、大美、小美之类的;也有两人写的都是四个字的词组。其二,性别的差异性。只有一位女性写下了美女、美人,其他女性都把这个忽略掉了,而大部分男性都想到了美女、美人,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第二,美的有限性,或者说不完美性。就是我们看到了人类自身的有限性和不完美性。19 份数据中只有一份写下了“完美”一词,在那一瞬间的潜意识里面,我们几乎所有人把“完美”给丢了。为什么丢了?不是不记得,而是因为人类自身的不完美性,令我们在潜意识里对“完美”这个词保持了相当的警惕。

第三,美的空白性。空白性不在于写了什么,而在于没写什么,没写什么比写了什么甚至更加重要。比如,回收的数据中显示有一位并未参与,他一个字都没有写,这表示他的一种独特性,亦是空白性。

第四,美的选择性。不同的人对美有不同的选择,从两方面加以阐释,一是减法,一是加法。卢校长来得晚一些,时间比较紧张,他做了个“减法”,放弃了两道题,只做了一道题——灵。所以,“灵”的组词里面他写得最多,他还写了三个灵的古体字:石鼓文、甲骨文、经文。他把美和美的反义舍弃了,却把灵做足了,这就是选择性,代表着决断力。而王校长因有足够的时间,所以他做了一种加法,在三个题目之外又写了很多词,都是人类最美好的词语,合一、责任、宽容等20 个词。这也是一种选择性。

第五,美的价值性。美是有价值形象的,如生活层面,“美女”一词,呈现了生活中对美评判的倾向性。再上升到政治层面、意识层面,有7 位写下了美国这个词,或者中美、美军。这与美有没有关系?并无关系,只是“美”的价值延伸。此外,最能反映美的价值性的是美的反义字,或对应的字。有两位,一老一少,一个57 岁,一个17 岁。少者写下了两个字,混、浊,这是《红楼梦》里面骂人的话,是17 岁的反映。老者当然写得都很标准,伪、丑、恶,都是单个的对应。或许一老一少的心更放空,更虚空,所以他们在当时想到美的对应时更容易些。



4.jpg
2016-11-22 14:27



一种美的表达

在艺术世界里,“美”的定义是模糊的,从文字的起源来看,古代的“美”有羊大为美的意思,既羊越肥大则味道越是鲜美,从中我们能看到古代人认为美是一种体验,是一种个人情感情绪的反应。当我们看到一幅赏心悦目的画面时,会寻找适合的辞藻来形容,而这一愉悦的过程也是个人对于美的体验。这是对美的初步反应,如果我们碰巧是在愉悦地享受一幅画面,而又有能力描绘出此刻的情景或者是内心的感受,则为对“美”的表达。美是面对现实的,不能脱离低级趣味,但能超越低级趣味。美的表现方式是多种多样的,一支画笔、一行诗句、一种仪式……

徜徉古今,世人对碧山的美有多种表达。昔日,李白作《山中问答》,“问余何意栖碧山, 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杳然去, 别有天地非人间。”在李白眼中,碧山似“非人间”,桃林青山相伴,落英流水同归,诗意、洒脱。教育媒体人刘东灵(《新校长》杂志执行主编)

作《在人间•山中问答》,以“在人间”的姿态诠释眼中的碧山美。


在人间•山中问答

题记


朋友,是什么把你吸引到这里来

古黟桃花源或是你心中早就安坐着

一座心闲自适的碧山



在后溪,石状的钟磬、木鱼

安排着碧山的晨昏

风吹稻浪,吹着小花

也吹动云门塔远去已久的

传说和墨香


在猪栏酒吧,人们要用唐诗中的风物

把自己也圈养一回

疲惫在这里委成一团团肉泥

时间凝结成可以点燃挑看的花烛

而女人恰如山中花树好看不已的模样



如果你在小巷中遇到了自己

不要惊讶

你且和他慢慢对话

聊聊这几百年里的天气、时局、农耕、风俗

那年有一位书生出去了就再没有回来

其实他换了副皮囊此时正在小店里沽酒呢



书局里住着一万个徽州

喝茶的这一个下午

徽商们依旧在道路上风尘仆仆

每个时代都有它的光荣和梦想

每一种美也或有它的幽深和局限

每一个人都在寻找、相遇……





5.jpg
2016-11-22 14:28


一次美的传递

7 月流火,平静、闲适的碧山,此时却因《谁的乡村,谁的共同体?——品味、区隔与碧山计划》一文在网上被炒得一片火热,另一场域的碧山波涛暗涌。似无奈、似疲惫,“碧山计划”发起人之一欧宁在碧山书局向与会教育人介绍了碧山计划,邀教育人细细品读碧山。

“2011 年6 月5 日,艺术下乡项目‘碧山计划’在广州时代美术馆正式启动,该计划将举办一系列各种形式的活动,来探索徽州乡村重建的新的可能并寻求多种功能于一体的新型的乡村建设模式。《第一财经日报》将其概括为当代知识分子移居乡野的社会实践。三年来,在欧宁等人的推动下,碧山村有了碧山书局和猪栏酒吧,举办了碧山丰年祭和黔县百工等活动。”

乡村社会变化是漫长、复杂的过程。农民是差异化、多样化的群体。碧山计划为农村带来一些文化上、观念上的资源,但也遇到了困难。最大的困难在于观念不同。“欧宁等人希望的是还原传统乡土社会的宗族邻里关系,年轻人回乡做事,好好种地、好好保护自己的传统工艺。而当地人则希望搞活经济、招商引资,希望有钱人都来村里买老房子,这样他们就可以都搬去县城住楼房;或者把碧山变成另一个宏村、收取昂贵门票,他们单凭改造民宿、贩卖酱菜都可以赚到更多的钱。”

对于这种局面,在场的教育人也纷纷表达了自己的见解。吴华教授讲到,碧山村,200 多户人家,约2900 人,却没有一所小学。或许,真正最触发乡村、触发美的是教育。缺少教育的美是留不住的,没有孩子的美是残缺的。本次沙龙大家产生了一个美好的愿景——在碧山建一所学校。这一刻,碧山之美与教育之美不期而遇了。从下午欧宁的“碧山计划”到晚间邱华国的“咱们的碧山计划”,短短的五六个小时内,便有了一次美的即时传递、分享,教育介入乡村,让美不断延续、传承。“今天我们大家走到碧山村,我把它叫作‘相越’。‘越’有两个含义,其一是今天在大家的思想碰撞当中,我们对美的理解、对教育之美的理解有了超越;其二是我要谈的我们的行动之越。能不能共同寻找一个美丽的池塘,从追寻美走向建设美?”

美国思想家梭罗在《种子的信仰》的一段话,给出了答案。“如果你在地里挖一方池塘,很快就会有水鸟、两栖动物及各种鱼类,还有常见的水生植物,如百合等等。你一旦挖好池塘,自然就开始往里面填东西。尽管你也许没有看见种子是如何、何时落到那里的,自然看着它呢……这样种子开始到来了。”寻找一个美的教育的池塘,成为一个真学校,真的实验学校,让我们的许多智慧、许多资源冒出来。

“今天谈得最多的概念是在碧山办个种子学校,或者叫真实的实验学校。种子学校之间,资源可以尽可能地自动共享。”同时,建立一个校长联盟,一个具有较强领导力的办学资源共享与配置的平台,推动教育家办学,促进学校教育,或者促进学习教育变革。它的性质是非营利、公益的。这个校长联盟必须是在农村的,有较好的独特的文化背景,有足够的空间,有真实而又独特的教育现场。我们在那里不是简单地论道,更多的是实验,是行动。

沙龙中,主持人李斌问欧宁,你坚持的动力是什么?欧宁的回答简短而有力,“行动”。是的,就是简简单单的“行动”二字,或许是对漩涡中的“碧山计划”最有力的支撑。中国历来不乏批评者,建设性的批评却寥寥。我们习惯了拿着放大镜看事物,但如欧宁所说,“社会工作不能求快,不求立竿见影的效果”。

在碧山,一群拥有共通的精神密码的人,守望乡村、改造乡村、建设乡村,让美不断地传递、延伸。



7.jpg
2016-11-22 14:28



一种美的人生

美是什么?美在何处?或许一声“沈姑娘”胜过多日的追寻、探讨。教育人王崧舟和沈君是令人羡慕的夫妻,也都是学校的校长。王校长一声声“沈姑娘”,让在场的教育人感受到了爱的甜蜜,生活的诗意与美。美是生活的,美是一种生活方式。品读王崧舟校长(杭州市拱宸桥小学校长)《春在枝头已十分》一文,一起感受他与“沈姑娘”的人生之美。

春在枝头已十分

美是永恒的,它从未离开我们。

窗外正下小雨,淅淅沥沥,时断时续,雨点落在瓦沿上微微颤动,散发出一股奇妙的韵味,世界映照在水晶般的雨滴上。

“沈姑娘”买了新鲜的菱角回来,是我最爱吃的。菱角像极了元宝,一半牙黄、一半米白,清香淡淡地漾开来,漂浮在宁静的空中。

我刚刚沏了一壶白茶,芽尖一枚一枚地在壶中舒展着,时而沉下去,时而又浮上来,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事发生。

……

我们是否曾经运用自己的所有感官,凝望过一朵花?

那一刻,你凝望的不再是某种具体的事物,雨滴、菱角、白茶……而仅仅是凝望本身,“凝望”凝望着“凝望”,美就在此处。

面朝自性,春暖花开。

当我们试图追寻最美的人生时,美就在我们心中消逝了。通常,“最美”意味着某种美的标准,而标准是一种限制,但美是自由的,于是“最美”终将杀死“美”。
前两天,和沈姑娘一起去绍兴看外婆。老人家已经95岁高龄,身体褶皱如山,四肢枯萎如树,只有丝丝银发还在闪耀着生命之光。沈姑娘拉着外婆的手,泪流满面。我知道,在这样的时刻,不要讲话,不要思考,而是要完全融入这个初秋的黄昏,让世界和我们一起飙泪。

我被外婆感动着,被沈姑娘感动着,也被自己感动着。人生之美,在那一刻是如此肃穆又如此神秘。

美在那一刻自然发生,自由的心灵映照着人生的一切,生生不息又如如不动,痛苦和快乐是平等的,最好的和最糟的是平等的。正如肯•威尔伯在致休斯顿•史密斯的信中所言的那样:“落日和朝阳带来的是相同的喜悦,在这遍布的光华中,一切的事物都如实存在着。”

还有什么比存在更美的呢?

这个暑假,因为备《桃花心木》一课,整个人成了“沸腾的泡沫”。一方面,思路和创意汩汩溢出;一方面,新的思路和创意总是迅速地否定着旧的思路和创意。沸腾的泡沫,一个一个地幻灭着。我开始诅咒林清玄,诅咒《桃花心木》,诅咒文中那个喋喋不休、夸夸其谈的种树人,诅咒听起来很美、生活中却百无一用的所谓的人生哲理,我诅咒一切,并诅咒“诅咒”。那天吃晚饭,我对沈姑娘说:“王郎才尽矣!”沈姑娘说:“狗屁!找个红颜知己去。”我俩大笑不止,笑声将我俩吞没。

美是不需要追寻的,追寻很显然是在逃避当下,而美就在当下这一刻。我们本自具足生命之美,因此,追寻美就是否定美,正所谓: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遍陇头云。归来笑拈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人生之外,并无美的存在。人生本身,即是最美。

最美的人生是什么?“人生之外,并无美的存在。人生本身,即是最美。”本次碧山探源寻美之旅,就在此问此答中结束了。



8.jpg
2016-11-22 14:28



文/单婷婷

来源:《優教育》第5期


優教育签名 .png
2016-11-23 13:48

我心素已闲,清川澹如此。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