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原创] 教育如何让更多的人获益?

本帖最后由 liuna0537 于 2017-7-13 10:38 编辑

——第二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侧记



image001.jpg
2017-7-13 10:37


2014年,21世纪教育研究院杨东平院长在卡塔尔首都多哈参加“WISE世界教育创新峰会”受访时讲到,“WISE特别重视低技术、低成本、大规模应用创新。我们一讲创新,往往会想到昂贵的高技术的应用,我想低成本、低技术对中国教育创新特别具有启示意义。”

教育如何让更多的人获益?时隔三年,2017年4月22日至23日,由21 世纪教育研究院主办的第二届LIFE教育创新峰会在北京举行。众多教育人分享了学习如何跨越传统的学校和教室、打破身份、年龄的限制,突破着正规和非正规教育的藩篱,呼应本次峰会的主题——“学无边界”。

“学无边界”,一是预示着目前“教育工厂”模式的颠覆——“学习在窗外”、“他人即老师”、“世界即教材”逐步成为普遍现实,二是,边界模糊了,教育也许可以以更广泛、更具成本效益的方式推广开来。



墙洞实验对学习的启示


在本次论坛开幕式上,杨东平院长讲了一个教育实验:一个印度的教授把电脑安在偏僻农村的墙洞里,就走了。三年后再回来,发现孩子不仅学会了英文,甚至连生物、遗传学这些知识都掌握了。

“教育原来是和生活浑然一体的存在于家庭、作坊、戏台、习俗各种各样的活动中。我们的教育有三个来源,一个是自然,一个是人,一个是各种事物。”杨东平院长说。

基于这一教育理念的项目式学习、现象教育近些年也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而本次论坛让我们看到这种学习方式正在一步步走进普通学校、乡村学校。

电影《极有可能成功》的原型学校High Tech High校长Laura McBain来到现场。她分享了孩子们如何在这所平民学校展开项目式学习——基于一个问题,自主学习,与世界链接,最后创造出满足真实世界需求的产品。

项目式学习在泉源实验高中经过高密度的设计,很容易被运用。“如果不能降低成本,比如对老师要求的成本,对学生培养的成本,我们做的仅仅是一所小规模的学校。”泉源高中的李斌老师说。

而普通农村高中长沙县七中的项目式学习是通过大量阅读、社会服务,基于当地资源,让学生达到知行合一,德才兼备。

“在小微学校,一个班仅有十几个孩子,行政牵制不多,一个老师管几个学科是常态,他们因地制宜制定学习项目。这样浪漫的设想有多少的可行性?”21世纪教育研究院教育创新研究中心的马志娟主任给与会嘉宾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学习一定要在课堂上吗?

Aha社会创新学院群岛教育联合创始人的周贤讲到,“在教育3.0时代,老师像一个社区里的导游,他会帮你设计好路径,建构自己的旅游路径,每个人都有能力创建自己独特的学习体系和节拍。”

而社会化学习,最可能兼顾这中间的大规模和个性化。

开智学堂是专注于培养创造者的在线大学。几千学习者,一起寻找知识源头的信息,输出自己的作品,完成社区的学习。

博雅小学堂为5-12岁中国小学生提供经典有声通识教育,孩子们用很少的钱,即可享受高质量的内容。但是他们还想做的更多,其创始人邓瑾说“我希望做一个儿童版的TED。不同阶层,不同地域的孩子,在讲台上分享自己的故事。”



触手可得的学习资源


全美国际教育协会指出,课程是墨守成规的过程。替换“墨守成规”的课程方法之一是“构建学习场景”,即学会在环境中生存、学习周围的世界、学习什么样的资源可以利用,学习怎样利用这些资源使自己的活动既富有成效又充满乐趣。

2015年4月,在首届LIFE峰会上亮相的“万物启蒙”课程,以触手可得的“竹子、石头、蝉”等物作为选题,将适合孩子天性的探究方式引入母语语境。今年,他们又增添了比如宁夏银川的“枸杞”,内蒙古包头的“鹿”,浙江江山的“蜜蜂”等。一旦孩子意识到自己与这片土地的联系,会有更强的驱动性。

“重建学习场景,是我们加贝村第一年非常重要的事情。”加贝村行动联合创始人何颖意说。他们充分利用地域文化,在各地开展营地教育——北京做戏剧主题,大理天文台做天文主题,景德镇做陶瓷主题等。

营地教育一定要去远方吗?

“高大上的营地教育,也可以走入寻常的学校,在走廊,在水泥操场,在地下室,用棉线、易拉罐、还有泡沫板,都可以开展,我们似乎开创了一种低成本的教育创新模式。”长沙县第七中学聂爱军老师说。

发掘乡土教育资源的还有黄海边的一所农村江苏启东大洋港小学。他们依托吕四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吕四渔号”,开发了渔家号子课程。

“古代经典已经覆盖了所有的现行语文教材学习的内容。”伏羲教育创始人吴鸿清说。第一个伏羲班是2006年9月在甘肃天水下一个贫困县甘谷县土桥一个农村小学开始办的,在没有任何主动推广的情况下,至今已经发展到300余个。传统文化被世世代代继承发展,在资源不甚丰富的条件下,是不是也有事半功倍的效果呢?

正如学无定法,只要抓住学习的核心,处处都是学习资源。



人人皆可为师


资源可以是廉价的,但是无疑人才是昂贵的。

《麦肯锡全球报告——学校体系为什么成功?》指出,与学生成绩密切相关的是教师的素质。既然,教育的质量压在老师的个体水平上,在师资不甚充足的地域是否就别无他法了呢?

其实,早在民国时期,陶行知就提出了一个解决师资紧缺办法——人人皆可为师。

最有意愿和最应该成为老师的莫过于孩子的父母。

“据21世纪教育研究院调查,目前国内实践‘在家上学’的学生数约为6000人。自2013年以来,“在家上学”群体以年均30%的速度增长”中国“在家上学”调查研究(2017)课题知行人王佳佳说。

三叶草故事家族,是一个致力于推进亲子阅读进入家庭的民间公益组织,经过八年的努力,已达年参与人次15万。“我们的人来自与五湖四海,各行各业,有海关税务,也有东门卖串串香的,都是对于孩子共同的热爱聚合在一起,成立了这样一个组织。”

而陈耀老师发起的,起步于教室、普及于家庭,提升于场馆和“嘉年华”的家庭实验室,帮助学生在家中进行各种有趣的实验,让家长成为积极的支持力量。

“未来的教育家不妨先去走访教育领域外的100个以上的行业领军人物,再来关注我们自身的教育。跨界总是能够赋予启迪,只有跨界,才能无限逼近教育的本质,因为跨界可以打开。一旦视野打开,我们的世界就变得不一样。”在一土学校有三类人:教育探索者;有经验丰富的IT团队;经验丰富的管理者。

教育者也不仅仅是成人。2017年初,北师大附中的学生做的高中生项目孵化器进行了整体转型。他们决定做一个全新的高中——探月学院,以解决高中阶段整体教育需求和问题。

既然教育的质量倚靠教师的能力,我们该如何给教师提供支持?“社群学习”是本次论坛的一个关键词。

浙江苍南的半书房是“一群有教育梦想的人抱团取火,共同推进这么一个小小的事。”半书房联合发起人陈庆锐说。它通过人文艺术书店为载体,通过人文沙龙,在公共生活中激发教师的生命热情。

由曹亚男老师创办的清扬书院90%来自全国一线教师。“天南海北有着同样想法的教师,做能给儿童带来意义的事,”曹亚男老师说。

同样,由北京第二十二中学物理教师闫芳发起,汇集了全国各地一群爱浪漫、爱分享的物理、教育界同仁,旨在搭建全国物理教师在线的研修平台。

而由张文质老师发起的“全国教育行走教师公益研修夏令营”,给很多贫困薄弱学校的老师搭建了交流平台。

蒲公英智库创办的“蒲公英大学”与亲近母语“点灯人大学”通过在线学习的方式,链接最好的教师、校长、最好的学者和跨界资源,以一种合理的组合方式、学习方式,低廉的费用,引领的教师专业生活。



教育公平的助推器——互联网


乔布斯曾经无比遗憾地说“为什么计算机改变了几乎所有领域,但是唯独对学校教育的影响小得令人吃惊?”

“这是小科什旦村校的阅读课,老师在河南郑州,是新教育阅读的名师。这是四川的一所村校,学生们在上英语口语课,老师在美国。我们有了这样一张课表,这跟我们平时的教室的课表是一样的,目前有全国两百多学校的老师和同学用这张课表弥补他们从来没有上过的音乐课、美术课,科学课等。这样的课表在中国是独一无二的。”沪江网的吴虹这样说道。

互联网给我们创造了一个低成本,高效率,更加精准的共享的环境和基础设施。每个人都可以便宜便捷地获得无穷无尽的教育资源,从而产生每一个习者与教育者之间的链接。

在这一点上,四川宜宾的凉水井学校最有体会。“我们用互联网办学、全方位链接资源,打通流程、再造流程。”龙云君校长说。

在本次沙龙期间,有一篇漏洞百出的文章“从《人民的名义》,看“哭穷”教育如何毁了孩子一生!”点击过10万+。该文作者把教育分为了穷和富,并把“穷”定义为教育的大敌。但是,LIFE不正是向我们证明,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贫穷还是富有,就算是苦难,只要设计得法,都有助于孩子受到良好的教育吗?

日本作家三浦展在《第四消费时代》中,指出目前日本已进入第四消费时代,即重视“共享”的社会。在中国,共享单车、Uber的兴盛,也预示着这一时代即将开始。而教育,会不会先于经济到来呢?



文/刘娜

来源/《優教育》杂志第15期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