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流沙

之前我有一段时间状态很差,做什么事都索然无味。桌上信誓旦旦买的字帖上象征性描的几行字在光照下反射出寒意,我挪脚摁掉呼啦啦的风扇,埋着头和见缝插针的挫败感对抗。


坐在窗边赌气地饿了自己半天,一片颓然中,忽然想喝粥。粥么,不比其他食物,虽不是太丰盛,却又晶莹雪白,标榜着某种意志力的不屈服,和我此时的心境佷配。更重要的是大多数餐厅的粥都是提前备好的,上桌快,吃的镇定,走的轻盈,风卷残云,潇洒而不做作。


3.jpg
2019-8-30 15:12


一边沉浸在脑补中一边约了朋友,去了家附近的一家茶餐厅——时间已经很晚了。


我压下心底那股热哄哄的烦躁,翻开菜单,讲究的给粥选了很多配料,有绿油油的海带丝和红艳艳的泡菜,小碟小碗,意境足够悠远。结果服务员甩甩手里的笔,笑容可掬的告知粥没了,最后一碗刚被送了外卖。我抬头,板着脸,瞬间仿佛严重到没了人生目标似的,望向好友。她随手翻着菜单剩下的纸页:“吃点别的什么?”


餐厅门被推开,叮当一声脆响,幕布一样铺陈在门外的的黑夜裹着石子路中积攒的热气流铺面而来。我丧气的垂下了头,准备合上菜单。对我知根知底的友人打了个哈欠,摇摇头笑道:“这么多年还是这样,真没长进呀你。”


4.jpg
2019-8-30 15:12


我原本想起身去找另一家餐厅,又怕这幅“这么多年没有长进”的样子彻底暴露,忍了忍,抄起桌上的茶水喝了口,酸苦味顺着肠道流进肺腑,再低头看看,菜单上的其他食物似乎顺眼多了。


这大概就是身为一个成熟人应该做出的反应吧,看清形式,适应差异,随遇而安,积极温顺地为大而圆满的社会花园献上一捧松软的土,而非试图埋葬它们。


我把菜单上印着粥的那页轻轻地翻了过去。


关于“我的长进”这个话题,很久之前我也认真的钻研过,一不留神又是几年过去了。


记得和我那位朋友结识的时候,会和物理课批我的女老师对着干,后来被打了一个不小的报告,我没有就地起革命,而是站在班主任和家长之间检讨了半个小时;也会在晚自习的时候躲在发霉的器材教室偷偷看电影,结果隔天的考试一塌糊涂,开始发愁怎么跟家里交代;还有原本宣誓决裂的人,偶尔在楼梯口碰上之后又会货真价实地惆怅起来。印象中那时的阳光总是特别的好,能天天晒进我不待见的那位化学老师的课堂里,我撑着脑袋无视他讲到动情处的升降音调,却又不会真正睡过去,因为这位老师在考试之前总会划重点。看着练习册上勾勾圈圈的红色笔迹,阴阳怪气的觉得自己真是聪明透顶。


时间让那时候的记忆幻化成一道剪影,总是轻飘飘的,有很多自鸣得意的光点悦动着,认真回溯起来,炸开的效果却和眼迹的烟花没什么两样,歪歪扭扭,冲上天去。


长势茁壮,无惊无喜。


2.jpg
2019-8-30 15:12


所谓长进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呢?是大多数人约定俗成规定的那个标准吗?那个标准又该怎么用语言来定义呢?


“大多数人”听着就是一个庞大的词,扑面而来有着排山倒海化腐朽为神奇的气势。我们当然可以当他们不存在,但他们经年累月格式化的一个个结论,却会牢牢地长在我们的脑袋里,诸如悬梁刺股,宅心仁厚,舍己为人。愿望,目标,希冀,在现在或未来的某个时间应该做什么样的事,该用多少时间把自己修剪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在轻重缓急时应该按照哪条准则排列出什么样的序列......


而你呢?接受吗?不接受吗?适当接受一点?恣意而为?还是蹙起眉头左右为难?


漫不经心地随意成长起来,隐隐约约地觉得自己从头到脚都不太对劲,但又凭着着不太对劲的状态安然悠闲地生存了下来,不挣扎也不后退,总想着把自己和胶着的人群刮分开来,来来往往,却最终也没比大多数人勇猛坚强到哪儿去。


故事的最后我随便点了碗叉烧面,不满意也不讨厌,就着泡菜和海带丝欢欢喜喜地吃完了。


饱暖地走进了夏日尽头沉闷的夜色中,门铃叮当一声脆响,就像从没走出过一样。


1.jpg
2019-8-30 15:12


事业三部 陈鑫

Work hard in silence,
let success make the noise!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