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原创] 清凉山公园(多图)

这还是2013-2015年时去清凉山公园拍的照片,一晃就六至八年了。

     说起南京夏季避暑的地方,除了名气较大的中山陵风景区外,还有一处本地人常去外地人少知的地方,这里就是大隐隐于市的清凉山公园,这里不仅气候凉爽、空气清新,更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园,素来有“七朝胜迹”之称及“城市山林”的美誉。

     清凉山旧名石头山。《儒林外史》第三十三回“杜少卿夫妇游山”,游的就是清凉山。“这日杜少卿大醉了,竟携着娘子的手,出了园門,一手拿着金杯,大笑着,在清凉山冈子上走了一里多路,背后三四个妇女嘻嘻笑笑跟着,两边看的人目眩神摇,不敢仰视。”

     南京的别称很多,历代称号70多个,但影响最大的两个就是“金陵”和“石头城”。这两个指的都是清凉山。最早是楚威王在石头山设金陵邑,有了金陵邑以后才有“金陵”这个称呼。然后从东吴建石头城开始,石头城就非常有名了,大家不断地跑到这里来怀古,来寻访名胜古迹,抒发自己的怀古之情。在这个情况下,“石城”也越来越为大家所了解。这两个称呼,从时间讲,是“金陵”在前、“石城”在后,中间有五六百年的差距。

     我们现在看到清凉山公园是圈起来的,实际上清凉山的范围古人不是这样算的,南边一直到牌楼巷,到上海路,然后东边到五台山,西面至国防园的鬼脸城,然后北面一直到到八字山,这个范围都是清凉山。当年讲“钟山龙蟠,石头虎踞”,“石头虎踞”的意思是像一个老虎一样守在这,清凉山是老虎头。

     在战国时期南京地处“吴头楚尾”。越国打败吴国后,在现在的南京城南大报恩寺的西边建了一个最前沿的军事堡垒,这就是南京最早的城市建筑越城。越城实际上离“城市”还很远。它的周长,按照现在来算只有九百多米,很小的一个地方。

     越国统治这一块也只有一百多年的时间,就被楚国打败了。我们南京现在在长三角算是一个中心城市,但是在战国的时候,南京是边缘的边缘。

     越国被楚国打败以后,最早就是公元前333年,它建了一个新城,就是我们清凉山这里的“金陵邑”。这个“金陵邑”有多大?究竟是在哪个位置呢?现在也说不清楚,因为没有一个准确的记载。但后来东吴的时候建石头城,是在“金陵邑”的这个基础上建的,至少是在这一片范围之内,这个是不会有问题的。

     今天长江的入海口在上海、南通,但是在六朝的时候,长江的入海口是在扬州和镇江。那么在越国的时候,入海口离南京还要近一点。当时南京这个地方离海非常近,那越城离江就更近了,而秦淮河又非常宽阔。在六朝,有确切的文献记载,说那时秦淮河有一百三十多米宽。当年秦淮河从东边浩浩荡荡过来,到了越城这里它碰到凤台山的时候不能直接过去了,就向北边曲过去,在凤台山和石头山之间这个地方进入长江。

     在秦淮河的入江口这里有一个沙洲,很有名。李白《登金陵凤凰台》有“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鹭洲”的诗句(这白鹭洲不是现在夫子庙那里的白鹭洲)。宽阔的秦淮河带了大量的泥沙,进入长江以后,泥沙沉积下来,形成沙洲(白鹭洲)。六朝的时候,白鹭洲它的长度往北大致到清凉山脚下,往南就在越城这个位置。这两个点,实际上就正好控制了南北夹江口,要进入南京,不是从南边进,就是从北边进。后来我们讲石头城的时候有一个词叫“扼江控淮”,既能扼守长江,又能控制秦淮河。这样我们也就知道这两个最早的城为什么选址在这个地方,它不是想当然的,当时那个地方什么建筑都没有,确实可以任意去建,但是建的这个城要起作用,这两个位置对于控制这块土地是非常最重要的。

     过了六七百年,东吴来南京建都的时候,这一南一北两个城就直接影响到后来南京的城市发展。

     孙权到南京来的时候,越城这里已经人口非常密集了,商品交易也非常旺盛,而且越来越大,分成了大、小长干巷。他觉得都城不一定要建在居民区,于是他选了另外一个地方,在明故宫西边,大行宫这一片,就是台城。那么清凉山这边的石头城就比越城更有利于防守台城。南京当时就分了三个功能区,政治中心(台城)和居民区、经济中心(越城)以及军事堡垒(石头城)。

     六朝的时候,台城的周长有记载是8里,石头城的周长是7里多,大小差不多,也是当时最大的两个建筑群。皇帝当然是住在台城里,石头城就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凡是要来打南京,就一定要抢占石头城,占了石头城,基本上就有了胜算。那么镇守石头城就成为王朝的重要任务。在六朝,派来镇守石头城的,要么是太子,皇帝最信任的人;要么是宰相,王朝里最能干的人。

     当时石头城,它不仅是军事基地;而且石头城下面还是重要的港口,叫石头津。这港口,东晋的时候能停泊一万艘船只。原因应该就是石头城下有一条夹江,风浪比较小,把船停在这里比较安全。

     在东吴这个时候,从南京石头城下面出发的船只,不但是沿着长江上下去做生意,而且还出海远航,北面到辽东半岛,南面到东南亚,然后还有到台湾。我们说台湾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实际上就古到东吴的时候。《三国志》里有准确的记载,曾经有船队到达台湾。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过去南京人在做商业贸易的时候,不是像后来人说南京人喜欢做家门口生意,并不是在家里开个小店那个样子,贸易范围实际上非常广。这个出海的传统代代相传,一直到东晋南朝,一共270多年,在这270多年中间,正史上面记载,外国的使团和商团到达南京的有120多支,差不多每两年就有外国人来,可见当年南京和海外的交往非常之频繁。六朝的时候,外国人经常带来海外的奇珍,吃的玩的都有。在今天南京博物院、南京市博物馆都可以看到,比如说玻璃碗,鹦鹉螺杯等,在当时算是比较高级的东西,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

     清凉山这一块,早期是军事中心,但到了唐宋以后,大家都跑到这里来玩,在这里写文章,写诗,逐渐成为文化区。

      古时清凉山范围很大,明清两代很多文化人在这个范围里活动。比如说写《儒林外史》的吴敬梓,吴敬梓就非常喜欢清凉山这个地方,他在小说里面直接写了大家经常来清凉山玩的场景,读了非常亲切。吴敬梓在扬州去世,去世前他也有一个希望,希望能葬在清凉山。到底是在清凉山还是在花神庙,说法不一,有人说确实在清凉山这一带看到过吴敬梓的墓碑。

     从乌龙潭这里往东边这一片,乾隆年间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园林,叫随园,随园的主人叫袁枚。袁枚曾经说,现在有个人叫曹雪芹,写了一本《红楼梦》,里面有个大观园,就是我们家这个园子,就是说随园的旧址原来是曹家的园子。袁枚在当时文化地位非常高,相当于当代巴金和茅盾这样的地位。文化人到了南京以后,都想到袁枚这里拜访一下,想来看看随园。袁枚这个随园又是开放性的,没有围墙,附近的老百姓可以随便到园子里来,甚至于可以来这里砍他的树枝做柴火,都没问题。文人跑到他家里玩,他在的时候当然会接待,不在的时候大家可以随意到他的书房去看书,还可以在他的墙上写诗,就是这样一个很豁达的人。袁枚还有一个重要的贡献,对女学生不歧视。他认为写诗这个事情不要去讲那么多道理,他是性灵派,从本性出发,灵机一动,你就会写出好诗来。而妇女呢,受到社会上乱七八糟的影响最小,心灵最纯洁,能写出最好的诗来。这在当时是一个很难得的观念。

     时间再往后一点,道光年间,魏源住在龙蟠里。魏源在中国近代史上是非常重要的人物,他写了《海国图志》,是中国第一部世界百科全书,里面介绍西方的科学、文化、经济、历史、地理,很详细,后来戊戌变法、洋务运动的人,一直到辛亥革命的这一拨人,很多都是从读《海国图志》开始了解世界的。《海国图志》在日本也有很大的影响,从《海国图志》出版流传到日本,到发生明治维新,这中间20年,日本人把《海国图志》翻印了26次.在那个时候,如果我们中国人跟日本人一样重视《海国图志》的话,我们在改革开放上应该会走在前面。很可惜当时只有少数的知识分子对这个书发生兴趣,政府上层都是不重视的;而日本是整个政府上层都关注,所以日本后来走到前面去了。

     魏源之后,这一片地区仍然在金陵文化发展上有很明显的影响。比如说,1908年开馆的江南图书馆,南京图书馆的前身,就在龙蟠里。现在我们看到藏书楼还在,给文化厅做办公室的。江南图书馆是晚清出现的公共图书馆,江南图书馆是政府创办的,政府出钱,请了著名的版本目录学家、图书馆学家缪荃孙这样的重要学者来创办。所以这个图书馆不但规模最大,藏书数量也非常多,管理也非常得法。江南图书馆开馆以后不久,缪荃孙就给调到北京,创办了另外一个图书馆京师图书馆,也就是现在的国家图书馆。除此之外,现代的学校最早应该也是在这里,现在的。近现代以来,先进文化,或者叫精英文化,就集中在这一块。在这个范围之内,南京大学,过去是金陵大学,是1888年建立的;南京师范大学,当时叫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是1923年建起来的;在清凉山里面还有河海大学;还有南京医学院、南京中医学院……围绕着清凉山这一片差不多有20所高校,非常密集。

     应该说,在南京的几个片区,文化功能的分布是非常清晰而稳定的。老城南,是市民区和商业区。台城这一块呢,应该是我们南京的都城,六朝古都,十朝都会,这一块是非常重要的,没有这一块就不是一个古都了。而在清凉山、石头城这一块,从最早的军事基地发展成一个文化基地,然后一直延续到北面下关。讲到海洋文化、对外开放,下关地区实际上是南京最早进入现代城区的那一块,洋务运动时期,包括中国人和外国人,在这里开展了最初的现代化建设。城西清凉山这一片的发展,跟城南是有差异的,无论是海洋文化的、对外开放的传统,还是后来文人聚居的地方,都应该说是达到了城市文化里很高的层面。可以说,清凉山文化是南京文化的制高点。



清凉山公园大门.jpg
2021-7-27 09:12

公园大门为牌坊式三拱门,中门上“清凉山”三字为扫叶楼主人龚贤所书。



DSC_0006.jpg
2021-7-26 14:56

进公园大门后左拐,沿一条砖砌坡道,循道而行。这里是大名鼎鼎的扫叶楼,也是龚贤的晚年故居。
拾级而上,就看见一个题有“古扫叶楼”的拱门,上面还有两个小字“敕建”。据说,乾隆皇帝南巡,数次游览清凉山,还写有《遥题扫叶楼》诗,他对扫叶楼的来历很感兴趣,曾“三问扫叶楼”,也许是出于避讳,没人说清其来龙去脉。



DSC_0008.jpg
2021-7-26 14:56

那时画家龚贤,住在虎踞关。扫叶楼有个和尚叫扫叶山人,跟他关系非常好,大家来来往往都在扫叶楼聚会,因此扫叶楼的名气也就一步步大了起来。大家崇敬龚贤的画画得非常好,“金陵八家”里他应该是影响最大的一个,还有就是崇敬他的骨气。很多人,尤其是当时对于明朝还有些怀念的人,到南京一定要来拜访龚贤,留下了很多诗文。
龚贤曾自写小照,着僧服,作扫落叶状,因名所居为扫叶楼。



DSC_0007.jpg
2021-7-26 14:56

山墙前,由太湖石雕塑而成的龚贤全身像。雕像借用一座天然湖石假山。人物宽衣大袖,生动自然,不失为园林雕塑的创新之作。
龚贤(1618—1689)明末清初著名画家,金陵八大家之一。又名岂贤,字半千、半亩,号野遗,又号柴丈人、钟山野老,江苏昆山人,流寓金陵(今南京市),早年曾参加复社活动,明末战乱时外出漂泊流离,入清隐居不出,他与同时活跃于金陵地区的画家樊圻、高岑、邹喆、吴宏、叶欣、胡慥、谢荪等并称“金陵八家”;与清初著名诗书画家吕潜并称“天下二半”(龚贤,字半千;吕潜,号半隐)。工诗文,善行草,源自米芾,又不拘古法,自成一体。著有《香草堂集》。



DSC_0009.jpg
2021-7-26 14:56

院落西侧八角门。八角门上额“半亩园”。龚贤以屋旁余地半亩建园,栽花种竹,名“半亩园”。



DSC_0011.jpg
2021-7-26 14:56

扫叶楼内有两栋建筑,靠外面的是御萃坊,靠里面的就是龚贤故居。御萃坊是一座精致的茶馆,可以在这里品茶或者休息。
御萃坊楹联:“一径风声飞落叶,六朝山色拥重楼。”这是袁晓园所书。袁先生一生充满传奇色彩,曾是我国第一位女外交官,其书法隽逸洒脱。



DSC_0013.jpg
2021-7-26 14:56

继续沿着西路往前,右手边就是龚贤旧居的小楼,北面的墙上有“龚贤故居”石刻,为林散之题写。
南明弘光元年(1645),清兵攻陷南京,龚贤因野居北郊而幸免于难。这时,龚贤的生活非常贫困,为了生活他离开南京。龚贤再次返回南京居住,已年届五十,战乱洗劫后的家乡呈现出一幅惨景。国破家亡,他举起悲愤的笔写下了《登眺伤心处》一诗:“登眺伤心处,台城与石城。雄关迷虎踞,破寺入鸡鸣。一夕金笳引,天边秋草生。橐驼为何物,驱入汉家营!”在南京,龚贤一家几经搬迁,最后定居清凉山,生活清苦,与人落落难合



DSC_0020.jpg
2021-7-26 14:56

进入旧居(龚贤纪念馆),向外望去,绿意盎然。



DSC_0022.jpg
2021-7-26 15:37

龚贤纪念馆内一楼大厅的中堂是一幅《扫叶老人像》,已不是原来的龚贤自画像了,是现代画家陈大羽的作品。画中的人物赤脚站立,手拿扫帚,眼神坚毅看向远方,身旁则是飘落的树叶。



DSC_0024.jpg
2021-7-26 14:56

就是在这座小楼内龚贤结识了小他30岁的文学家孔尚任,两人艺术志趣相投,相互欣赏。龚贤曾向孔尚任讲了许多官场上令人痛恨的事。孔尚任十年后完成的名剧《桃花扇》,其中许多内容就是龚贤在南京的亲身经历。
康熙二十八年(1689),龚贤病卒于南京半亩园,年约七十岁。死后因贫不能具棺葬,丧事全凭好友孔尚任料理,并帮其抚养遗子。



DSC_0021.jpg
2021-7-26 14:56

后院的高处是南京广播电视报读者站。



DSC_0023.jpg
2021-7-26 14:56

院落内翠竹婆娑,绿树掩映,优美幽静。



DSC_0025.jpg
2021-7-26 15:04

右拐离开扫叶楼前对窗留个影,八年前的自己好像还有点年轻~



DSC_0027.jpg
2021-7-26 15:04

墙头的灰瓦片述说着历史的沧桑。



DSC_0028.jpg
2021-7-26 15:04

扫叶楼院落墙外的树影真的是青翠葱葱,漂亮至极。



DSC_0030.jpg
2021-7-26 15:04

从扫叶楼出来,脚下石阶小径安静优雅,前面的一对勾肩搭背~



DSC_0031.jpg
2021-7-26 15:04

下了台阶,仰头看一眼扫叶楼后院房屋的中式花窗。



清凉山扫叶楼老照片.jpg
2021-7-26 15:04

看到网上一张扫叶楼的老照片。现在扫叶楼的建筑格局一点没变,变的是周围的环境。



DSC_0035.jpg
2021-7-26 15:08

出了扫叶楼的后门,连接的是环山大路,路的两边青翠葱葱,竹林风过沙沙。



DSC_0038.jpg
2021-7-26 15:08

沿着山路不远处是李剑晨艺术馆。



_DSC2265.jpg
2021-7-26 15:08

李剑晨艺术馆对面是银杏谷,这是2013年1月时,如到深秋时节,这银杏谷是网红打卡点~



DSC_0042.jpg
2021-7-26 15:08

银杏谷的东边是清凉兰苑,这里真是促膝长谈的幽静好地方~



DSC_0050.jpg
2021-7-26 15:08

出了兰苑,沿着内环山路继续向前。



DSC_0047.jpg
2021-7-26 15:08

路边的小伙子不要太舒服奥~



_DSC2291.jpg
2021-7-26 15:08

这大概是崇正书院的后院墙。



_DSC2287.jpg
2021-7-26 15:08

2015年的4月天正是探春之时~



DSC_0054.jpg
2021-7-26 15:08

顺着小路向东走,左边是山、右边是坡。两旁墨绿的树木参天、枝叶蔽日,繁茂成荫。树下的鸳鸯蝴蝶何事欢跑?



_DSC2303.jpg
2021-7-26 15:08

沿着拼石山路,踩着地上的光斑,继续随心所往。



_DSC2306.jpg
2021-7-26 15:12

四周寂静安宁,偶尔有鸟儿嗖嗖的飞翔~



DSC_0057.jpg
2021-7-26 15:17

不觉间来到了公园的东北角,这里有魏紫熙艺术馆。



DSC_0058.jpg
2021-7-26 15:17

在魏紫熙艺术馆前面拐弯处的一块空地上,当时正有一个小型的人物摄影展。



DSC_0063.jpg
2021-7-26 15:17

吸引人的总是表现爱的作品。



_DSC2333.jpg
2021-7-26 15:17

路边的芭蕉叶



清凉山驻马坡.jpg
2021-7-26 15:17

公园东南处的山坡大石块上,刻有刘海粟所写的“驻马坡”三个红色大字。
这“驻马坡”是清凉山最早的遗址,也是“虎踞龙盘”的最早出处。相传诸葛亮出使东吴,曾经途经现时南京的秣陵,他在骑马考察秣陵的地形地貌时,看到了以钟山为首的群山,像苍龙一样蜿蜒盘附于秣陵之东,以石头山为终点的诸山,又像猛虎似的雄踞在秣陵之西的长江之滨,这样的天然风光和险要地势,实在是军事重镇、帝王之都的形象,不禁由衷感叹“钟山龙盘,石城虎踞,此乃帝王之宅也”。于是,他力谏孙权迁都于此。公元211年,赤壁之战胜利之后的孙权在金陵邑基础上修建了“石头城”,清凉山因此称之为“石头山”。诸葛亮当年驻马秣陵的山坡因此被称为“驻马坡”。



DSC_0068.jpg
2021-7-26 15:17

从驻马坡往回走,在一山坳处杜鹃花开满山谷。



DSC_0076.jpg
2021-7-26 15:17

DSC_0080.jpg
2021-7-26 15:17

杜鹃花边幽静的空地原有一座“一拂清忠祠”。 当年,祠前竹林如海,景致清幽,有“城市山林”之美称。此祠年久失修,至解放时仅剩破屋数间。1990年将原屋拆除,重建一座外形为古典建筑的餐馆。
北宋宰相王安石,前后几次在江宁做过太守。他是江西人,年轻的时候,跟着父亲到南京,就长期住在清凉山的清凉寺里。王安石做宰相的时候,苏东坡和他个政治观念不一样,两个人搞得很毛,当然后来王安石也给贬官了,回家养老了,住在南京。苏东坡也经常到南京来玩,他们晚年还是有交往的。苏东坡的夫人去世时跟他讲,我还有点私房钱,想画一个佛像,帮我送到一个有名的寺庙里去。苏东坡后来请人画好了,就送到清凉寺来。当时北宋时候的官员郑侠(郑侠少时曾随父到南京,也读书于清凉山下。),他是反对王安石变法的,所以当时处境也不是很好。他非常廉洁,最后退休回南京,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拂尘。所以后人怀念他,在清凉山东边这个山谷,给他建了一个祠,叫一拂祠。



DSC_0078.jpg
2021-7-26 15:17

一拂亭下的窃窃私语~



DSC_0081.jpg
2021-7-26 15:22

沿着一拂亭旁的台阶向上,这里是崇正书院的东边院墙。



DSC_0083.jpg
2021-7-26 15:22

这条弯曲的小路前头是崇正书院的南大门。



DSC_0085.jpg
2021-7-26 15:22

高处那里就是古崇正书院。这时已过了参观时间,大门紧闭,所以书院里面的景致不得而知。
明朝嘉靖年间,当时来南京做督学御史的耿定向说,我们南京这里读书人这么多,文化人这么多,但从明朝建国到现在差不多两百年,都没有出过状元,这是有问题的,是教育没搞好。他决定自己来办一个学堂,把当时应天府各个书院里的优等生召集到清凉山的崇正书院,他自己来上课。其中比较成熟的一个学生叫焦竑[hóng]



DSC_0090.jpg
2021-7-26 15:22

崇正书院门前小广场石椅上的牵手~



DSC_0097.jpg
2021-7-26 15:22

离开崇正书院,下了小山坡,公园南门内的空地上羽毛球打的正欢~



DSC_0098.jpg
2021-7-26 15:22

周围的绿色衬的公园南大门更加的清白无瑕。



DSC_0099.jpg
2021-7-26 15:22

崇正书院的西边山谷平地是清凉古寺。
清凉古寺初建于五代的南吴(902-937年),名为兴教寺。937年(南唐开元初)改名石头清凉禅寺。后主李煜又改为清凉大道场。980年(太平兴国五年)改为清凉广惠禅寺。明初起称为清凉寺。



DSC_0101.jpg
2021-7-26 15:22

DSC_0114.jpg
2021-7-26 15:22

明洪武三十五年(1403年),周王朱橚(sù)重修山寺,成祖朱棣题额“清凉禅寺”。该寺当时规模甚大,基址占地20亩。寺内建筑有山门三楹、天王殿三楹、钟楼一座、佛殿五楹、伽蓝殿一楹、祖师殿五楹、毗卢殿三楹,另有方丈室八楹及僧院九房。
现在的清凉寺主要建筑只有一座三开间大殿以及无间厢房和一座古井。



晚清民初清凉寺大殿.jpg
2021-7-26 15:22

清末民初的清凉古寺大殿



DSC_0104.jpg
2021-7-26 15:22

我们今天叫清凉寺,当年叫“石头清凉大道场”。这个寺庙,同时又是南唐的皇家寺院。南唐的皇帝从先主到中主再到后主,都是非常虔诚的佛教徒。李后主对佛教虔诚到什么程度?过去和尚上厕所,没有草纸,用竹片子刮一下,这个竹片叫厕筹,要光滑,李后主就亲自给和尚削厕筹,削了以后怕不光滑,还在脸上刮一刮。清凉山山上很多很密的树林,夏天走进来以后就感觉到比较凉快。所以他经常在这里避暑,留下了很多行动的痕迹。我们现在看到南唐的遗迹真的很少,清凉寺就成为南唐的一个重要遗址,在清凉寺还可以看到南唐的古井。



DSC_0105.jpg
2021-7-26 15:22

DSC_0108.jpg
2021-7-26 15:22

禅字有句话:一叶开五技。分化为五个宗派,那么法眼宗是其中一家。
法眼宗是清凉寺大和尚文益所创始的。清凉文益这个“清凉”,就是他常住在清凉山的原故。
相传当年清凉寺的法眼大法师在讲经说法时询问寺内众和尚:“谁能够把系在老虎脖子上的金玲解下来?”。大家再三思考,都回答不出来,这时有一个叫法灯的禅师刚巧走过来,不假思索答道:“系者解得”。成语解铃还需系铃人,就在那个时候开始一直流传下来。
对病施药,相身裁缝,这是法眼宗的家风。作为中国佛教禅宗五家七宗中最后产生的一个宗派,法眼宗的重要意义是,在所有佛家各宗各派中特别和儒家声气相投,这无怪乎宋代理学家朱子,虽然他对佛家激烈地批评,却向弟子大赞法眼宗的思想。



DSC_0133.jpg
2021-7-26 15:28

于烈焰中,得大清凉,是佛家高僧大德才能达到的境界。此时门外俗人也颇清凉。



_DSC2244.jpg
2021-7-26 15:28

DSC_0120.jpg
2021-7-26 15:29

敬一柱高香,挂一句祈福之语。颂一句“不着他求,尽由心造”。
“清凉”一词非我们所理解的是凉爽之意。佛家认为烦恼是热毒,是由过多的欲望和杂念造成的,而佛法正可以帮助人们断除各种烦恼,从而达到舒适宁静的境界,这个境界就是“清凉世界”。



DSC_0140.jpg
2021-7-26 15:28

DSC_0137.jpg
2021-7-26 15:28

清凉古寺的后院。
清凉寺在广大信徒心目中具有崇高地位,还是由于清凉寺是文殊菩萨的道场,佛教中四大菩萨之一的文殊师利菩萨就居住于清凉世界。如《华严经 菩萨住处品》云:“有处名清凉山……现有文殊师利菩萨与其眷属诸菩萨众一万人俱,常在其中而演说法”。在中国佛教中,对于四大菩萨的信仰非常普遍,所以形成了中国佛教的四大名山(浙江的普陀、山西的五台、安徽的九华、四川的峨嵋),四大菩萨也代表着悲、智、愿、行。文殊菩萨就是以其具有大智慧而深受信众礼敬,信仰十分广泛。欲求智慧者便朝拜文殊师利菩萨,因此信众也将清凉寺视为文殊菩萨的圣地道场来朝礼,金陵四十八景之一便有“清凉问佛”之说,此景由此而得名。



清凉山还阳井.jpg
2021-7-26 15:28

厢房后有一座六角井亭,这便是载入史册的“还阳井”。据说井中之水不仅喝起来甘甜清爽,而且永不枯竭,当年,经常饮用井水的寺僧须发不白,因此井水得名“还阳泉”,井则叫“还阳井”。 其因,以往说系清凉山漫山生长之何首乌其汁渗入井水中所致。1987年南京医学院曾对还阳井的井水进行了化验,化验结果表明井水中含有较多的锶成分,而锶系人体所需重要微量元素之一,“还阳”之说有了科学答案。
井亭北墙嵌石碑一块,正面为女书法家肖娴书“还阳泉”三字。



DSC_0142.jpg
2021-7-26 15:28

DSC_0141.jpg
2021-7-26 15:28

当时(2015年)在清凉古寺与崇正书院围起了一块考古工地。

     2018年时,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在这里考古发现了1600多年前的城门。他们找到了南朝时期的城门。城门南北向,北面的城门外,用碎砖铺垫,四周各有一大型石柱础;城门内,有一条宽3米多的通道。地砖已经不见了,两侧用六朝砖垒砌。
     这是南京六朝都城考古发掘以来,第一次发现的城门。城门的砖有各种纹饰还有文字。有的是六瓣莲花纹,有的是回字纹,有的砖上印有“官”字,有的印有“富贵”…… 富贵是吉祥语,而‘官’则说明是官方烧制。这些都说明,当时石头城的设计、筑造是中央政府决策完成的,是一项国家工程。
石头城一直是都城的战略要地,在六朝时期,都由皇子驻守。
     东吴时建起来的石头城一直沿用到五代十国时期,但从宋代开始,它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石头城究竟在哪儿?有说在草场门的,有说在汉中门的,还有说在八字山……
     这里发现一块城砖,城砖侧面印着“石头”二字。据推测这是批量生产的,目前就发现了一块,非常珍贵,是石头城的直接证据。在清凉山公园考古现场,他们还发现很多纪年砖,上面写着年号。这些城砖铭文,就是石头城的见证。
     如果1800多年前就有朋友圈,那石头城肯定会“刷爆朋友圈”。
     因为在六朝时期,南京城是国际性大都市,日本、韩国等东南亚国家纷纷派人来学习。他们乘船来南京,在“石头津”下船。“石头津”就设在石头城,是一个国际性码头。史料记载,六朝时期,附近水面商旅船只最多时可以万计。“如果当时有朋友圈,这些来南京的人,肯定会发一条:‘这里就是石头城了!’
     尽管大家对诸葛亮是不是来过南京有争议,但诸葛亮说的:“钟山龙蟠,石头虎踞,此乃帝王之宅也。”这段话就记录在西晋时期的文献中。
     除了诸葛亮,刘禹锡则把石头城写成诗,千年来一直被人们传诵: 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




谢谢您的点击浏览!
返回列表
高级模式 | 发新话题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换一个